首页 BELBIN®团队角色 培训 解决方案 产品 案例分享 关于我们
微信文章 经典案例 全球客户 客户反馈 Newsletter
当前位置:案例分享 > 微信文章

 聚焦贝尔宾博士专访

 

 

 

队角色之父,梅雷迪斯·贝尔宾持续至今的学习及人生回顾
 

 

 

 

 
贝尔宾博士在肯特郡长大,在海威考姆勃的皇家文理学院接受教育,彼时英国正饱受战争摧残。后来进入剑桥大学克莱尔学院研究古典文学,在那里他与大卫·爱登堡(著名电视主持人,自然博物学家,世界自然纪录片之父)成为划船搭档,并结识他的第一任妻子—尤妮斯。尤妮斯女士对贝尔宾博士的工作以及团队角色理论的发展都有很深刻的影响。
剑桥日:贝尔宾博士位于近处船倒数第二个,他前面的就是大卫·爱登堡
在产业培训研究部和克兰菲尔德工作期间,贝尔宾博士受邀在泰晤士河畔亨利小镇的行政管理学院(现在的亨利商学院)开展研究工作,贝尔宾博士与尤妮斯及比尔·哈特斯顿(一位数学家和国际象棋大师),珍妮·费舍尔(人类学家),罗杰·莫特拉姆(职业心理学家)一起开始了团队管理的研究项目,该项目致力于长期影响培训和开发团队。

在1981年,梅雷迪斯·贝尔宾在他的著作《管理团队—成败启示录》中详细地阐述了团队角色理论。这本书后来被评价为史上最优秀的50本管理书籍之一。1993年,《团队角色—在工作中的应用》出版并且贝尔宾博士一直坚持修订至今。

即使已经91岁的高龄,贝尔宾博士仍对商业有极高的兴趣,他也会花时间与家人待在一起,以及打理剑桥郡乡下的漂亮的花园。


 
Q    Q: 为什么从事培训,如何开始?

 

 

我在剑桥的博士学位的论文是讨论行业中年龄较大的工人面临的问题,以及在他们身上发生的事情。在1950年代,他们因年纪太大而难以学习导致丢失了工作而感到窘迫。我们发现改变原有的培训系统,他们可以接受良好培训来找到新的工作。这意味着需要循序渐进地分步进行,我们引入“发现学习”,设置了一系列的挑战,让那些年长的学员找到自己的前进方向。

在我的工作生涯中,我很早就了解到,通常看起来不可能的事情,经过适当的训练就会达成。这个经验后来被证明是有用的,因为许多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不知道如何满足工作与生活的要求。

Q哪些人和事激励了你?

我认为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我遇到过很多次“不可能”,总是把它当成一种挑战。

我总是很幸运遇到可以帮助我呈现出最好一面的人。我的第一任妻子,尤妮斯 (母姓),有着一个让人惊奇的人生轨迹。她的首份工作是在伦敦做秘书,利用业余时间的学习让她取得了突飞猛进的进步。她在西德卡普技术学校找了一份教打字的工作,然后被提拔成了代理校长。提交了一篇论文后,她进入了剑桥大学学习,之后获得了第一个学位证书—人类学学位,并获得了第一名和大学奖学金。我们相识的时候,她转到心理系,在我们毕业后不久就结婚了。

尤妮斯继续写了一篇关于学习和培训的博士论文,然后变成了产业培训研究部的负责人(她成为了我的老板!),她也是人力服务委员会的一名成员,在那里的工作让她获得了一枚帝国勋章。尤妮斯和我形成良好的互补的工作伙伴关系:我负责提出创意而她负责商业部分。与我们的儿子奈吉尔一起,我们建立了贝尔宾理论并且我们一起努力建立公司,一直到2006年她去世。

我也与很多很有进取心的同事一起合作——有两位同事我要特别提及一下:托尼卡斯顿和我在ICI做招聘和奖学金方面的咨询,他后来在布鲁塞尔为欧盟工作,为如何从成员国招募关键职位的关键员工建言献策;我还和托尼·格莱斯工作过,他是吉百利的人力开发总监,这个角色让我们关注如何最好地培养和提升人才。

Q你最低潮的时刻是什么,你最卓越的时刻又是什么?

我一直被心算所困扰,只是通过代数、几何和三角学来弥补(心算能力的缺失),克服了进入剑桥大学的障碍。后来,在成功完成了一个通过统计质量控制来提高行业质量的项目后,我被邀请参加一个关于这个主题的教育课程。我的弱点很快暴露出来。因此,现在每当我在购物时,计算价格的心算都会让我感觉很困扰。

我总是很愿意听到那些关于团队角色理论如何对个人及其组织带来影响的故事。当我遇到那些来贝尔宾进行授证培训的人时,听他们说团队角色理论在工作上给他们带来的帮助,以及帮助他们有一个更合适、更卓越的职业发展的时候,我都会很高兴。

我也为我们在剑桥的优秀团队感到无比自豪,他们帮助在世界各地传播贝尔宾的知识。


Q何时何事成为你职业生涯的转折点?

很久以前,我有幸与同事们在亨利商学院(现在是雷丁大学的一部分)进行长期的实验。一旦我知道了谁是团队成员,我就收集足够的信息,以便于可以做一个好的预测,就像对竞技性运动的结果预测一样。从这里我们研究得出了团队角色理论,反过来,贝尔宾报告,帮助个人发现他们喜欢的风格,并找出如何更有效地与他人合作。现在,贝尔宾团队角色理论已经被译为22种语言,这些报告和团队角色理论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取得了成功。

Q描述一下你最佳的学习发展经历。

我从来没有在一家大公司工作过,所以我从来没有体验过正式的学习发展项目,但通过我的咨询工作,从组织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

在20世纪70年代末,我和约翰父子一起在烟草行业工作。我们发现,新的快速运转的烟草机器对操作人员的注意力的需求要比他们的前辈少得多,我们开始在这个前提下进行实验。

根据我的建议,管理层决定将实验对烟草工人的工会进行保密,结果,当他们发现正在发生的事情时,烟草工会打电话给他们的成员罢工。他们在诺丁汉的道路上游行,举着一条横幅,上面写着:“医生的药不适合我们”。那次经历教会了我一些有价值的经验,即当高层管理人员从等级结构中分离出来时,会有多大的破坏性。

Q你人生的下一步是什么?

我正忙于写一本书——我发誓是最后一本!在91岁的年纪,我同样致力于发展我精心打造的剑桥团队,以及与我的孙辈和我的花园共度时光。

 

 

 

 

 

 

 

 

 


年龄91 
教育经历克莱尔学院,剑桥大学
家庭我的儿子,奈吉尔,是贝尔宾的创始人和管理合伙人。我的第二任妻子希拉和我于2008年结婚。我有五个才华横溢的孙子
住址:英国剑桥
最喜欢的地方我的花园。在国家花园计划下,为慈善事业开放25年,它让我成为一个艺术家,就像我的母亲一样,但我是用鲜花进行艺术创作。
最喜欢的书出于情感原因,在1938年,鲁德亚德·吉卜林版的《精选故事》,一本皮革装订的短篇小说被作为奖励送给了我。否则,(我最喜欢的书是)狄更斯的《雾都孤儿》和简·奥斯丁的《傲慢与偏见》(我在文法学校读的第一本书),它使我着迷于它无与伦比的英语的美和洞察社会特性。
最喜欢的音乐特别喜欢肖邦的夜曲、练习曲、波尔卡舞曲和交响乐,以及门德尔松、贝多芬、德沃夏克和沃恩·威廉姆斯的音乐。
最喜欢的电影和电视剧:《卡萨布兰卡》是我最喜欢的电影。电视剧的话,我喜欢《爸爸的军队》。

 
360度观察
贝尔宾的团队角色,像吉尔特·霍夫斯塔德的文化维度理论一样,被那些认为他们的时代已经过去的人所批评。事实是,这两种模型都是永恒不变的,因此是非常可靠的。在我的工作中,我把两者结合在一起,在工作场所取得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团队成功和创造力。
约翰·沃恩 Moving Forward团队公司
去年,我发现梅雷迪思和大卫·艾登堡爵士一起在剑桥克莱尔学院学习。就像大卫一样,梅雷迪思在他的领域里是一个巨人,在全世界范围内对商业、工业和团队的贡献,他早就应该得到正式的荣誉和认可。他是一个有原则正直的人,总是信守诺言。
加里·休因斯 Tesco
“梅雷迪思在高绩效团队中的工作是我们与团队合作的标志性支柱。”我已经用了31年了,看着它带来了实用的、有价值的团队和个人见解。作为一个个人,梅雷迪斯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榜样。他仍然专注、迷人、好奇、开放,他创造了一个巨大的学习发展的遗产。
伊泽贝尔·希顿L&D顾问经理DTC国际
自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我一直与梅雷迪斯·贝尔宾合作并获得灵感。在团队情况下,他对人类行为的理解是不可思议的。对我来说,他是一个巨大的思想领袖和负责其他人发展的人。
艾伦·马斯登,利兹大学商学院

 

 

 

最后,分享一段贝尔宾老爷爷的话:
在古希腊的世界里,有一个著名的智慧秘诀——“认识你自己”。在现在依然适用。在我们的专业语言中,我们说的是“真实性”。不要试图成为你没有的东西。这是一个教训,让政治家们从中受益,而不是为了取悦民众或附和党的领导人。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Copyright 2012 © Learnmart 沪ICP备12006256号
    联系方式:+8621 6427 7341/6131 2262